兩岸共創、創客經濟

兩岸共創“創客經濟”紅利華夏經緯網   2015-01-16 09:11:04   字號:小 大    創客(又稱為“自造者”)概念來源於英文Maker和Hacker兩詞的綜合釋義,指酷愛科技、熱衷實踐的人群,他們以分享技術、交流思想為樂。與軟體、網路創業有所不同,創客的創意多了硬體設計與製造——自己的點子自己做。在開放原始碼硬體平臺(如Arduinos)、3D列印機等工具的輔助下,創客們可以將自己腦中的發明構想製作成實物。    創客理論的提出者Chris Anderson預估,“創客運動”未來將扮演加速器的角色,讓數位世界真正顛覆現實世界,推動劃時代全民創造新浪潮,掀起新一輪工業革命。台灣如果能趕上這一波浪潮,是走出悶經濟的一大機會。    目前全球已遍佈近千個開放工作空間。台灣的Fablab Taipei、Taipei Hackerspace等創客空間在業界小有名氣。深圳、上海、北京則是大陸最為活躍的3大創客城。    “創客運動”在大陸已進入商業化階段。深圳的創客空間、設計服務、硬體加速器及群眾募資等創新產業鏈已做到“無縫銜接”,可迅速把製造家的小設計轉換成產品原型或樣品,實現小規模量產,並販賣到全球銷售網。而台灣雖然有不少創客平臺和製造供應鏈,但還未構建一套完整的生態體系,缺乏具有產業整合力、能打通所有橫向連結的企業(比如深圳的Seeed Studio)。    但大陸教育制度下培養的年輕人較缺乏創新能力,上海“新車間”裏厲害的創客都是“富二代”,他們沒有後顧之憂,能專心大膽地實驗創新產品。    台灣年輕人安於小確幸,競爭壓力相對較少,勇敢追夢的氛圍相當濃厚,有機會出現更多的創客。同時,台灣在硬體產業以及設計、工程人才方面有優勢,相信可以發揮出“軟體+硬體+設計”的強大整合動能。    大陸有優質的供應鏈和流量強大的互聯網,台灣有領先設計力和製造水準,因此,在發揮“創客經濟”效能方面,兩岸可以利用資源價值上的互補找到合作的契合點。    提升“創客經濟”活力大陸市場是台灣的重要依託。雖然多數創客產品以高利潤率、依靠細分人群獲得收益,基於兩岸消費者對客制化、高端化、智慧化產品的相似認同,多元化的“小眾商機”可以在大陸市場找到生存機會。    兩岸都面臨加速產業升級和轉型的壓力,以更積極的作為推動“創客經濟”是因應現實挑戰、順應時代浪潮的務實之舉。    我們建議兩岸在幾方面加強合作,充分釋放“創客經濟”紅利:    一、進一步推動相關教育、科研機構的交流與溝通。產學界可考慮共建研發中心或特色學院,開展科技研發、人才培養等方面合作。    二、兩岸產業部門應建立並完善協調機制,推動民間創客協會、商會的交流,加強產業平臺、特色園區的合作。在操作上,可以在合適區域創建開放創新實驗室合作平臺、定期舉辦論壇和研討會、拓展行業溝通管道等多方面進行合作。    三、借大型活動項目為“創客經濟”增溫。首先可經由現有平臺,如在兩岸青年創新創業論壇等定期互動機制中,增加創客討論單元;在兩岸文化創意人才服務基地加入為創客人才量身訂制的服務方案。    其次為兩岸工程、設計、藝術等不同領域人才搭建新的跨界交流舞臺,激發思維碰撞的火花。可考慮舉辦“兩岸創客大賽”、“創客馬拉松”等活動,給民間創客達人提供更多發聲機會;也可舉辦專題活動,向世界展示中華傳統的手工藝術與創新結合的力量,為兩岸創客品牌加分。    四、加強兩岸城際合作。成功範例可借鑒深圳與舊金山舉行的創新交流峰會,以及深圳和矽谷去年啟動的“創新創業直通車”等。這些深層次合作來自地方政府的推動,前提是彼此有契合的產業面和互信基礎。台北市與上海市的“雙城論壇”也可成為類似平臺,希望柯文哲市長願意以務實的態度繼續推動。    從推動兩岸“創客經濟”共振的角度看,電商、金融業等方面的合作也必須加強,《服貿協議》擱置對大環境造成的不利影響,也會波及到創客的小生態,對此需要加強預判。    創客經濟的開放性特質,打破有形與無形“枷鎖”的創新精神,對破解兩岸經貿合作掣肘應當有所啟發。    希望這種變革精神,也能成為兩岸政治家、產業界人士和青年創業者的共識。 來源:《旺報》 責任編輯:左秋子

享吉事達人

關於「享吉事達人」

藝名:享吉事達人 勞動部職訓企業講師/雲林縣政府縣政顧問 /中正大學碩士學分班/彰化師範大學附工畢  經歷: 台灣省冰品果汁商業同業公會-理事103-106年 台灣經貿觀光協會-副理事長兼組織部長103年 雲林縣政府-縣政顧問89~94年 虎尾國際同濟會-會長88~89年
分類: 在地最新報導。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